服务电话:15820497537 会员登陆 免费注册

行业新闻

2022-06-29

棕榈油进口受限,食品行业又要“涨”声不断?


棕榈油进口受限,食品行业又要“涨”声不断?

 

4月28日起,全球最大棕榈油生产国印度尼西亚将暂停出口棕榈油系列产品,包括棕榈油的初级产品和其他衍生品。


成本压力加剧

事实上,我国棕榈油几乎全部依赖进口,对印尼棕榈油的依赖度很大。与此同时,我国目前还是世界第二大棕榈油进口国和第三大消费国。根据我国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我国从印度尼西亚进口了25.83万吨棕榈油,占比52%;从马来西亚进口了24.28吨,占比48%。

棕榈油,由于其抗氧化能力强,可以承受长期高温,久炸而不变色。加之棕榈油价格低廉,在正常年份下,国内棕榈油成交价要远低于同时期大豆油价格,因此在食品工业以及化学工业均有着广泛应用。在食品加工工业中,棕榈油可被用于方便面、膨化食品、酥皮点心等,是我国仅次于豆油的第二大植物油消费品种。

根据相关从业人士称,印尼宣布禁止出口棕榈油后,豆油、菜籽油以及玉米油和葵花油的价格也将会迎来一波上涨。

印尼是全球最大的棕榈油生产国,占全球棕榈油产量的60%左右,如果说过去由印尼所满足的需求,现在要使用其他油品暂时性替代,比如说葵花籽油和玉米油。那么会发现一个更尴尬的事实:全球第一、第二大的葵油生产国与出口国分别是乌克兰与俄罗斯。

俄乌一直以来就被誉为两大“欧洲粮仓”,是全球主要的谷物和油料出口大国,小麦、大麦、葵花籽和玉米的出口量均居世界前五。两大“油瓶子”打架,加之需求大幅增加,无疑会导致植物油价格飞涨。

即使能够使用椰子、花生、芝麻、胡麻等其他木本和草本油料替代棕榈油,但是这些油料本来的成本就比棕榈油要高出一截。成本问题,成为了一个无解的难题。


食品行业,快扛不住了

业内人士认为,棕榈油禁令将难以长期维持。首先,棕榈油出口是印尼出口贸易收入的重要来源,占据印尼整个出口贸易收入的第二位;其次,印尼国内产业目前无法消耗大量过剩棕榈油,印尼棕榈油协会秘书长马尔托诺曾公开表示,全面禁止出口棕榈油后,印尼所有的食用油储藏设施都会在一个月内存满。

但是即使棕榈油禁令能够如人所愿,在短期内解禁,对于数着米下锅的食品行业而言,也不过是杯水车薪。近两年来,食品行业的上游原材料成本压力与日俱增,国际粮食署公布的数据显示,2021年国际粮食价格上涨了28%,达到近十年以来的最高水平。以方便面为例,在一碗方便面中,棕榈油占成本的18%,面粉占30%,从2021年初以来,这两项原料的成本持续提高,挤压着方便面企业的利润空间。

国际粮食价格本就受疫情影响,呈现出不断上涨的趋势,俄乌之间的冲突让本就位居高点的粮价又往上迈了一个台阶。作为粮食出口大国,俄罗斯和乌克兰共同供应了全球19%的大麦、14%的小麦和4%的玉米,占全球谷物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。两国发生冲突以来,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小麦、玉米价格曾多次涨停。

在市场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,为保护国内粮食供应,世界上许多国家采取了禁止粮食出口的贸易限制措施,这也进一步助推了食品行业原材料价格的上升。供应端紧缩,小麦、玉米、大豆的涨价,传导到中下游,造成面粉、饲料、食用油涨价,继而导致肉类,乳类等涨价,终端市场产品的毛利被压缩也就成为了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利润下降,就要想办法拓展市场,开源节流,增加营收。这就需要进一步加大品牌以及渠道上的推广力度,于是销售成本进一步提高,行业内厮杀愈发白热化。各项成本提高,业绩承压,企业只能拿出最后的办法:涨价。


涨?还是不涨?这是个问题

但是不少食品和餐饮企业宁愿独自承受着原材料端的成本上涨,在面向消费者的产品上,也不愿意轻易调整价格。因为涨价所引发的是一个链式反应。

对于消费来说,涨价是一件不开心的事情,如果直接让消费者买单,很可能造成客群流失和市场的负面情绪。以餐饮行业为例,2020年海底捞和西贝的涨价风波引起舆论热议,多次登上微博热搜,为了平复消费者情绪,两家企业发公告致歉,并宣称菜品价格回调至涨价之前。

疫情时代下难寻新的发力点,市场进入存量时代,销量的增减完全就是此消彼长。站在经营者角度,面对新一轮涨价潮,如果能扛住不涨价,那是不是也就意味着自己产品的市场占有率有提升机会?零和竞争之下,如果贸然涨价,而对手选择维持原价,这无异于将市场拱手相让。

仍旧以餐饮业为例,在2020年餐饮行业内诸多企业宣布提价的时候,老乡鸡宣称坚决不涨价,一时热议,引诸多网友直呼“仗义“、”有心“。这种行为是否是借机营销,在此不做讨论,但是通过这件事能够说明:涨价,就是在黑暗森林中与人博弈。

做线下的食品企业想要涨价,不仅仅要考虑竞争对手和消费者,还需要面对位于分销机制上的经销商们。F2B2b2C,这样一条价值链的维系是要靠层层加价所带来的价差,而能做到层层加价的基础,是价盘的稳定,如果经销商卖品牌商的货不赚钱,或者赚钱不稳定,经销商一定不愿意来好好卖这个产品。

也因此,企业在面对不断上涨的原料价格时,如何能够消化成本压力、平衡定价和获客关系的挑战,是一场对企业经营能力的深刻考验。微观上,俄乌局势僵持;宏观上,难见疫情曙光,多重困境交织之下的当下,让每一年都有可能成为“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”

棕榈油进口受限只是近几年世界经济局势动荡不定的缩影之一,没有人知道明天是什么样子,现在天还没亮,只能看到现实比天黑之前过得坏了。当未来开始变得晦暗不清,人们便会开始在过去的岁月里打捞希望,历史就是从昨天知道今天和明天的学问。

当所有企业都承受不了因为成本上升而导致利润大幅缩水的时候,涨价也必然变成一种沉默的结构性共识。这时候要讨论的问题是:该怎么涨?回看过去,关于涨价的学问,前人早已总结在诸多专业书籍中,并且给出示范。


乐观的来讲,涨价,对于食品行业而言并非意味着饮鸩止渴。在深层意义上,滞胀的大环境会逼着人们做出转变,形成从价格战到价值战的竞争逻辑转变。毕竟,消费者最终需要的是能够提供价值的产品,而不是足够便宜的产品。


行业新闻内容推荐 更多